历史百科

当前位置:金沙js5588 > 历史百科 > 【崔玄伯】崔玄伯的故事

【崔玄伯】崔玄伯的故事

来源:http://www.021key.com 作者:金沙js5588 时间:2019-11-28 21:10

崔玄伯本名崔宏,人称白马文贞公,出身清河崔氏,是南北朝时期北魏著名书法家、政治家。崔玄伯自小就有神童之称,先后任职前秦、后燕、北魏,担任过高阳太守、白马郡公等,掌管机要、参与草创各种制度,得帝王器重,是北魏的开国功臣。崔玄伯的书法也颇为出色,可惜没有墨迹传世,他于418年逝世,追赠司空,谥号文贞。人物生平 早年生活 崔玄伯出身于清河崔氏,曹魏司空崔林的六世孙。祖父崔悦,在后赵官至司徒左长史。父亲崔潜,在前燕任黄门侍郎。崔玄伯年轻时才名远扬,号称“冀州神童”。 372年,前秦阳平公苻融任冀州刺史,并以崔玄伯为侍郎,领冀州从事,管理记室。崔玄伯在外总管州内庶务,在内为苻融宾友,处事决断都不曾迟滞。天王苻坚听闻他的事迹,召他入朝为太子舍人。崔玄伯因母亲有疾病而推辞,后迁为著作佐郎。 380年,苻丕任征东大将军、冀州牧,崔玄伯被任命为征东功曹。 归顺北魏 淝水之战后,前秦国内大乱。崔玄伯打算到江南避难,结果在齐鲁一带被翟钊及东晋叛将张愿抓住,被迫接受翟魏的官爵。 392年,后燕灭亡翟魏,崔玄伯于是投降燕国,被慕容垂任命为吏部郎、尚书左丞、高阳内史。 396年,代王拓跋珪进攻后燕。崔玄伯逃奔海滨,不久就被拓跋珪派人请出,拜为黄门侍郎,并与张衮一起总掌机要,创立制度。 深受信任 398年,拓跋珪命群臣商议国号,群臣都认为应该以“代”为国号。崔玄伯认为:“昔商人不常厥居,故两称殷商;代虽旧邦,其命惟新,登国之妆,已更曰魏。夫魏者,大名,神州之上国民,宜称魏如故。”拓跋珪于是定国号为魏,是为北魏。不久,崔玄伯迁任吏部尚书,负责监察有司“制官爵,撰朝仪,协音乐,定律令,申科禁”,并作最后决定。同年,拓跋珪登基称帝,改元天兴,是为道武帝。 399年二月,崔玄伯总管尚书省事务,统辖三十六曹,先后行使尚书令、尚书仆射的职权。 崔玄伯虽深受重用,但却能立身雅正,以节俭自律,因此深受道武帝的信任。道武帝经常向崔玄伯询问治国之道,崔玄伯既不謇谔忤旨,故意夸大事实,也不谄谀苟容,乘机取悦君上,故此虽然道武帝晚年常常猜忌大臣,但崔玄伯都未受影响。后来,崔玄伯卸任尚书之职,进爵白马侯,加周兵将军,名位与旧臣庾岳、奚斤相同。 效忠明元 409年十月,道武帝被清河王拓跋绍弑杀,朝中官员各怀异志。拓跋绍为安人心,分赐布帛于王公大臣,只有崔玄伯没有接受。 同月,齐王拓跋嗣诛杀拓跋绍,即位为帝,改元永兴,是为明元帝。崔玄伯因没有接受拓跋绍的赏赐,被特赐二百匹帛,与长孙嵩、奚斤、安同等八人共听朝政,同掌军国要务。不久,崔玄伯奉诏与宜都公穆观巡行郡国,查处不法官吏,又与长孙嵩一起决定刑狱。 410年正月,明元帝下令征召郡国豪族入京,以防止他们侵扰百姓。结果,一些无赖少年互相煽动,集结生事,西河郡及建兴郡更是盗贼群起,官员无法遏制。明元帝见事态严重,打算以大赦来安抚人心。北新侯安同认为应诛除首领,赦免其党羽,崔玄伯却认为“赦虽非正道,而可以权行。若赦而不改,诛之不晚。”明元帝最终听取了崔玄伯的建议。 晚年生活 415年,并州胡人侵掠河内等地,将军公孙表讨伐失败,明元帝只得与群臣商量对策。崔玄伯认为公孙表之所以失败并非实力不足,而是指挥调度失误所致;并建议由胡人畏服的寿光侯叔孙建前往讨伐,以其威名瓦解叛胡。拓跋嗣于是命叔孙建出征,果然成功的平定了叛乱,崔玄伯因功拜天部大人,进爵白马公。 418年六月,崔玄伯病重,拓跋嗣派宜都公穆观前去听其遗言,又派侍臣查询病情。不久,崔玄伯去世,追赠司空,谥号文贞。明元帝还破例以“王礼”为其治丧,并命朝中文武群臣及附国渠帅都去送葬。孝文帝元宏在位期间,崔玄伯得以配飨太庙。崔玄伯的故事 尽管出身名门,崔玄伯依然洁身自好,不肯经营产业,即使是身处乱世也如此。这样节俭导致家徒四壁,妻儿饥寒交迫,就连年迈的老母亲都不能安享晚年,时人讥讽他过于节俭。北魏道武帝拓跋珪得知后,更加器重崔玄伯,并更多加赏赐,他却更加自律、约束自己了。 崔玄伯为人宽容,为官也不激进,故而不曾犯颜直谏,也不曾阿谀奉承,所以尽管拓跋珪晚年常常猜忌大臣都没有波及到他。崔玄伯后人 长子:崔浩,官至司徒,袭爵白马公,因国史之狱而被杀。 次子:崔简,官至中书侍郎、征虏将军。 三子:崔恬,官至上党太守、平南将军、豫州刺史,阳武侯,与崔浩一同被诛。人物评价 以知人闻名于世太原人郝轩,曾称赞崔玄伯 “有王佐之才,近代所未有也。” 《魏书》评价崔玄伯道:“为国驭民,莫不文武兼运。……玄伯世家隽伟,仍属权舆,总机任重,守正成务,礼从清庙,不亦宜乎?” [3] 崔宏立身雅正,并不入世,兵乱之间仍然自发地坚持专心向学,不营产业,故妻儿处于饥寒之中。其本人亦十分俭约,至北魏时虽然深受器重,但仍然不营产业,以致家徒四壁,连代步的车也没有,七十之龄的母亲也没有丰富的膳食。

每次的一时兴起,经过纷繁复杂的一系列不知所云的动作之后,最终都无疾而终。但是我从来没有停下来,任凭晚风轻抚我的脸颊,让我像个幼稚的孩子一样,跌跌撞撞……

不要试图去讲述故事,因为越是完美越漏洞百出。人生亦如此,本来就是波澜不惊的平淡,非要努力的搅混这池清水,你不明白,他人更是不懂,最终就成了所谓的艺术,你自己在心里偷笑,别人看得一脸懵逼,却还要摆出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……

不曾尝试着去讲述故事,却每天都有不同的事故上演,来不急准备,来不及排练,甚至来不及上妆,如此血淋淋的现场直播,让我们每天都活在惶恐的触目惊心里面。一天醒来,不是感慨生命的美好,而是吐槽为何漫漫长夜萎缩的这般厉害,让美梦戛然而止,呜呼哀哉。草草洗漱出门,其实忙碌已然成为习惯,只是每一天都要用同一种口味的心情去适应一种恶趣味的习惯,确实让人难以下咽。紧紧怀揣着上坟的心情,还生怕对不起先人的感觉,火急火燎到 奔袭到车站,然后上了单调、乏味却又高效的公交汽车,数着那一张张熟悉又陌生的面孔,恶心的让人晕眩。

但是还是要戴上冷漠的面具,一张生人勿进的脸,写满了岁月的沧桑和睿智,同时也布满油亮亮的荆棘,让自己的厌恶蔓延。浮华背后总是悲伤,公交上的人眼高于顶的蔑视着下一站上车的人,就如军临城下的帝王看着犹如蝼蚁般的百姓。我至今都想不明白,这种优越感从何而来,又是如何滋长,以至于所以人都一样的冷漠,看不到一丝一毫的温暖。

本文由金沙js5588发布于历史百科,转载请注明出处:【崔玄伯】崔玄伯的故事

关键词:

上一篇:(1)简介,简介

下一篇:没有了